可爱小说网 >> 其他小说 >> [众神的恶作剧]东方
选择背景颜色: 1 2 3 4 5 6 7 8
选择字号: 特大

第68章 后记

2019-06-12
  第四次神魔大战,因为宙斯的沉睡,持续的时间空前,前后竟然花了十五年的时间才彻底平息,但这一次却取得了空前的成果。(www.zshu.net最快更新)

  因为宙斯在最终僵持战之时苏醒了过来,再一次完美的继承了神王之力后,大伤魔界元气,没有个几千年想必是不会出来蹦跶了。托特与他带出的几位学生算是彻底的扬名神界,无神不知不晓了。

  但这一次战争,前期也因为宇宙神王的缺席,而损失严重。

  一位本源神、两位战神、无数神明的陨落,神界也需休养生息。

  值得一说的是,宙斯醒来加入神界军之后,原本为战争尽心尽力身先士卒的华夏九龙,立刻请求回归华夏,并且对希腊年轻一代的神明,隐隐有着芥蒂之情。

  宙斯并未因为九龙的失礼而生气,反而为华夏降下福祉。

  不过知情的神明也能理解,自家的主人本源神因为那样的原因陨落……没有立刻抽身回去就是十分理智隐忍而又大义的做法了。

  何况华夏神龙向来都有忠义美名,没有立刻追随主人而去都似乎是因为华夏的东方的嘱托。

  而箱庭这个鲜少有人知晓的世界,早在东方陨落之后,被托特用术法冰封了起来。

  这个承载了他感情觉醒的世界,不再需要任何时间流动,也不需要季节交替,不需要活物,只要它作为载体,记录东方留下的痕迹,这样就足够。

  帮了大忙的草薙结衣,当时也被冻结。

  直到神界在宙斯归来的情况之下大获全胜,才解开了冻结,而在草薙结衣看来,箱庭之中时间不过才过了短短数日。

  宙斯、托特带着学生八人,好像什么都不曾变化的回到箱庭世界。

  一路上沉默的过了头。

  宙斯眼中深沉,却是难掩一抹悲戚,他的愿望实现了,他阻止了神界的沦陷,可他却也失去了他唯一一个最信任的朋友。

  到了箱庭,宙斯看见了那颗东方种下的时光之树,一年时光的树叶都不曾落光,仿佛看见了那个白袍少年,不过十一二的年纪,对着他伸出手来,温言道,“你是宙斯,盖亚大人藏起来未来。我是东方,东方希,华夏的本源神,我会帮助你,不,请允许我帮助你。”

  他会帮助他,因为盖亚向其他本源神求助了,克洛诺斯的力量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不受控制。

  盖亚将自己的本源神力半数传给丈夫乌拉诺斯,半数注入宇宙神杖之时,就已经失去了让其他本源神畏惧的能力。

  所以前来相助的,只有东方一位。

  可以说是在最无助的时候,遇见了最美好的人。

  那个时候,父亲为了避免诅咒的应验,总是将刚诞下的儿子一口吞入腹中,盖亚好不容易将他藏匿起来,却被克洛诺斯发现端倪,最是狼狈又弱小却又傲然。

  有一种人,只要一面,你就知道他会是你永远的朋友。

  这样一位友人,再也寻不回了。

  宙斯又看向托特,这位比他更加悲哀吧。

  宙斯觉得他确实对东方欣赏而又喜欢,毕竟这天下,怕找不出第二个比东方还好看的存在了,但这种感情也因为太过信任和尊重所以端正;托特不同,他与东方,是纯粹的爱恋。

  特别是,爱人因为自己的失误才永远的逝去……

  封印记忆的事情,宙斯自然知晓。

  对于阿波罗的感情,他早就有了感触。自己儿子什么德行,父亲在如何也能知晓一两分,在这样的方面,他并不能对东方采取的方法做任何改变,他尊重东方。

  就算……

  日后阿波罗想起心中还有这样一位挚爱,会对他的冷眼旁观生出怨怼。不过那时时间已久,也不会有多大的触动了吧。

  到了箱庭,草薙结衣迎了出来。

  宙斯对她点头之后,随即问道,“你在箱庭的记忆,是想保留还是我替你抹掉?当然留下记忆有一定的后遗症,你的精神力会比较强,可能以后你比自己的孩子会活得更加长久。我尊重你的选择。”

  也就是说,留下记忆,就有可能白发人送黑发人,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自己面前死去。

  听到宙斯的话,宙斯身后的学生八人,有几位身体僵硬,脸上的笑就挂不住了。

  神明自是傲慢。

  神明当然无理。

  留下记忆的弊端如此明显。

  草薙结衣,对他们印象未必会好,可是,多少年,他们不曾有过一个人那么关心自己?这份感情,他们希望草薙结衣不要选择遗忘。

  草薙结衣埋头想了一会,抬起头来之时,面上的犹豫消失了,眼睛里已经恢复了坚定,盈满了泪珠的模样楚楚可怜,可是又透着一份坚毅,她看着宙斯道,“我要留下记忆!”

  真是,为什么呢?神明对她,有的时候真的是很无礼呢。

  就是这样,所以这样不舍其实是没道理的吧?

  “人生不可能尽善尽美,我想要留下这份记忆,哪怕它以后会让我痛苦。我与各位神明,不,是各位同学的羁绊,我永远都不想忘记,想永远记在心间,到以后年纪长了,也能拿出来缅怀珍惜!说起来是说我教会神明爱,可是有何尝不是同学们在教导我呢?所以我想留下这些记忆,阳光负责的阿波罗会长、固执乖巧的风纪委员月人君,直率暴力的剑道狂人须佐能尊君,温柔万人迷的王子巴德尔、面瘫吐槽总不给人面子的托尔、高大却胆小如鼠的戴欧尼修斯、总是想着恶作剧的洛基,毒舌却为大家着想的托特老师,完全不负责的宙斯校长,美丽高贵让人永远忘不了的东方老师……”草薙一一看过着熟悉的面孔,却突然发现一个人没有随着神明们一起回来,心中闪过一抹疑惑,却很快被感伤的情绪覆盖,早就知道他们回来的时刻就是分别,可是真的到了分开的时候,真的……很舍不得。

  草薙结衣此时已然忘了,她刚到箱庭的时候有多么的抗拒,人的感情,都是一点一点增长起来的啊,到有一天,才突然发现,自己竟然有这么深的感情,但通常这时候,都是要分别的边缘。

  时间久了,自然又会淡忘,但留下的痕迹永远不消失,这就是所谓记忆。

  宙斯也有些感怀,不管草薙结衣有什么感想,他并不想详细去听,知道草薙结衣的回答之后,带着托特走进了钟楼——他刚失去了一位挚友,他并不想接着再失去一位。

  宙斯、托特一离开,草薙结衣就明显松了一口气,不知道为什么,她感觉到宙斯和托特之间的气氛很沉重,所以她有点不愿意两位在场时与同学们轻松的谈话。

  说了半响,约好就算回到人类的世界,神明有时间也会去人间体验一下真正的人类是如何的生活的,气氛很好。

  “说起来,东方老师没有与你们一起回来?”草薙结衣又才想起这个问题,不仅没有一起回来,而且同学们的态度很奇怪——没有一个人提到东方老师,好像……这个人对他们很陌生似的,这样草薙结衣很是奇怪。

  “东方老师”阿波罗露出迷茫的表情,追问道,“不知道妖精小姐说的是哪位?如果是华夏的哪位东方大人的话,他……”

  阿波罗的手在制服口袋里,不自觉紧捏住一块滑凉的东西,不知为何,他心中对这个话题竟然是如此抵制,哪怕只是在心中想着,都觉得呼吸异常困难。

  戴欧尼修斯点了点头,对于这位本源神的逝去,他也感觉到很惋惜,但这就是战争,残酷却又让人沉迷的味道。

  男儿志在四方,哪能不期望在战场所向披靡呢?

  托尔少有的也赞同的戴欧尼修斯,保卫家园的时候,只要对死亡有意义,就算战死也没有什么可怕。这位神明,当年名动一时,战力也非常强大,但死于偷袭实在太过可惜!

  若他还在,战线未必会持续这么长的时间。

  但看那惊天傀儡的强势,似乎哪位大人的力量比那傀儡还要强上几分的样子。

  陨落于偷袭,东方死亡的原因就只有这一句话。

  这些新成长起来的神明可是神界新的中流砥柱,谁又会真正把意外陨落东方的事情怪在他们头上?知道真相的托特,是不会违背东方的意愿的。唯一可以责难他们的人就是他们自己,但着责难的途径已经被东方亲手掐断。

  草薙结衣心中惊骇无比,看阿波罗的脸色她也明白似乎并不是好消息。

  而且更奇怪的是那股违和感,为什么……似乎在箱庭与东方老师发生的这些过往,神明们都不记得了吗?

  他们的脸上有遗憾,但并无不舍;神明眼里有惋惜,但并无心痛!

  任凭草薙结衣想破脑袋,也无法想通其中的关键,摇了摇头,草薙结衣决定不想了,说不定是东方老师自己做了什么也说不定,不回来也不一定是出了什么事,反正回来也不过是道个别就要离开,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。

  总是以乐观的角度来考虑一切事情,是使草薙结衣坚强的秘密武器,但何尝不是一种不足。

  众神还来不及问一问草薙结衣为何要问这个东方老师的事情,按理说,草薙结衣应该与东方毫无交集才是,便见脚下一阵金色的神光闪过,大型的传送阵已经开启,宙斯的话语跟着响了起来,“先传送你们到希腊神界,草薙结衣也拜托你们了。”

  阿波罗知道宙斯是将草薙结衣处理的后续工作全部交给他们了,原本还有微词,但来不及表达传送阵就已经开启。

  阿波罗他们不知道的是,在他们传送走的那一瞬间,箱庭所有的自主思考的生命体也被传送到神界各地,余下的箱庭世界,与东方刚离开的模样没有丝毫区别。

  做完这些,宙斯转头看着沉默的托特。

  托特大部分时候喜欢沉默,但绝对不是这样有些低迷的沉默,宙斯犹豫了一下,终究还是开了口,“托特,我施了术,箱庭从这以后都不会有变化,我也会封住来箱庭的通路,然后离开箱庭。你……什么时候想来就来。”

  托特点了点头,他自然是要来的,但旁的人最好不来,反正剩下的也就只有他罢了。

  “谢谢你跟我说你的想法,也多谢你为我画的聚能法阵,”他才能醒来的这么快,多亏了托特。宙斯不想阻止托特,因为他知道,就算他阻止也不过是无用功,但至少托特跟他说了打算,让他确定托特的行动不会对宇宙的平衡产生任何不稳定因素。

  “神明陨落之后,灵魂便会散去,重新回归宇宙。古法虽说,只要能重新聚灵,便可使神明重生,但毕竟……你不要太过强求。”宙斯看了一眼托特,“托特,保重。”

  灵魂散去,说是聚灵,哪有那么容易。

  宙斯身影一闪,偌大的钟楼就只剩下托特一个人。

  半晌,托特才勾起嘴角嘲讽的一笑,不强求又能如何?强求又如何呢?本源神明陨落的意义,作为本源神的他,怎么会不知道?

  这就是宿命,果真是诅咒呢。

  托特闭上眼睛,从钟楼的窗户向外看,一点一滴都有东方的痕迹,但半点也感受不到东方的存在,心中抑制不住的苦涩。

  死于所爱,死于所爱,托特越想越觉得一口气郁结于胸,噗的吐出一口血来。

  仿佛间似乎看见东方的笑脸,又听见东方的临终所托,托特像是石像一般,直到天阳落山,才堪堪一笑。

  罢了,花上几万年他都能等,一点一点的收集,总能够……总能够……

  托特想到东方最后给他看的场景,那个蛋,想来应该是他和东方的孩子。

  那唯一一次的身体坦诚相见,竟然让东方拿去创作后代,真是任性的人。托特想想,唇边笑的温柔,虽然还有一点点哈迪斯的血脉,一点点瑕疵不值一提,东方也真是,若真是想要宝石红瞳,他托特难道没有办法吗?

  托特回想画面中的地点,大致确定之后飞身前往,罢了,他们的孩子好好的教育好的话,东方一定会开心,到时候看到说不定会奖励他呢。(追书网www.zshu.net最快更新)

  这边神明刚到了希腊神界。

  由阿波罗做主,印着草薙结衣游玩了一番,还是好说歹说才让草薙结衣同意的。

  几人也没有急着分别,仿佛达成了一致的意见——将草薙结衣送至人类界之后再各自分开。

  这一次反正他们是不可能在人类界久留的,毕竟神界战事刚歇,再说像月读和托特都还没有回去自己的神域,要忙得事情真是太多太多。

  按照一开始约定好的,早在接让新继任的时间之神,将人类界的时间刚好跳回草薙结衣离开的时候,草薙结衣回到自己熟悉的家,自然是高兴之情溢于言表——明明她离开了这么长的时间,她原来的世界却什么都没有改变,好像一场梦境一样。

  想着想着,草薙结衣就笑了出来。

  阿波罗听到草薙结衣的笑声,心中感叹果然人只有在自己的家,才会这么轻松,此时的草薙结衣,比起在箱庭的时候更多了两分鲜活。

  草薙结衣的家,是一个很有名气的神社,非常大,只有爷爷在家。

  草薙结衣对爷爷表示了思念之情,害的爷爷莫名其妙之后表示有几个朋友等着她,爷爷的记忆中没有与草薙结衣分别的时光,随意的点头答应。

  神社位置并不在闹市,处在一片小山的半山腰,枫树林中,清静雅致,上下神社都是通过百来阶的石板阶梯,韵味十足。因为又是每月例行关闭的日子,所以一片看过去,几乎没有人影。

  “妖精小姐,看见亲人很开心吗?”沿着石板台阶出了神社,月读等人就等在下面,汇合之后阿波罗才笑问草薙结衣,略带调侃的话语让草薙结衣有些脸红——被神明取笑了呢。

  “不是因为这个。”草薙结衣在神社台阶旁边站定,用脚尖画着圈圈,心中有几分遗憾,这才是真正的分别吧,按照阿波罗的说法,时间流动的速度是不同的,说不定以后她与神明们再也没有相逢的日子了。

  “那是因为什么呢?”月读依旧非常的好问。

  “只是我想到我身上发生的这件事,好像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,不知道写本书的话会不会大卖。”草薙结衣笑着解释。

  “‘爱丽丝梦游仙境’?”月读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新的词汇,但他的表现有点奇怪,手摸到了他放笔记本的的口袋,但犹豫了好几秒,却放弃将笔记本拿出来的动作,直接看向了草薙结衣。

  草薙结衣觉得很头痛……她要怎么解释才好?

  巴德尔还是非常体贴,看出草薙结衣的尴尬,出言道,“好了月人,我们就不要纠缠这个不重要的问题了吧,结衣小姐这么久才回家,一定很想和家人一起吃烤肉,我们还是先走吧。”

  洛基在一边点了点头,而且他们这么多神明,聚集在一起留在人类界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草薙结衣一顿,然后又扬起了笑脸,跟神明们挥了挥手,“那么,再见。”

  草薙结衣率先转身,她知道这一转身代表的是什么,可友谊永存心间,更何况,她信任神明们!既然说好还有会面之期,那么……

  无论何时,她都相信着。

  草薙结衣走到一半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在希腊神界,那位时间之神扭回时间的时候,她似乎看见了另外一个自己,想必那就是东方曾说过的,他所创造的她的代替品。

  虽然对于神明来说,只是举手的功夫,但这份情谊承下,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,基本的谢意还是需要表达的。

  转头,神明还没有离开,直到目送女孩子安全到家,绅士是不会半途离开的。

  草薙结衣使劲挥了挥手,对着神明们大喊道,“一直以来多谢你们了!还有——替我向东方老师表达谢意!我回去了!”

  转头跑向神社,眼角却有晶莹的泪滴落下,在夕阳的日光下,折射出神秘的色彩。

  台阶最上的草薙爷爷,自然看不到草薙结衣的眼泪,只觉得自家孙女,不知道对着空气喊什么,真是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呢,一眨眼,也已经长这么大了啊……

  月读听见草薙结衣的话,手微不可查的一颤,又是东方?

  “啊,哥。你怎么了?”须佐能将手搭上月读的肩膀,难不成是舍不得这小姑娘不成?

  月读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没事,再看草薙结衣,已经进了神社,再也看不见身影。转过身,月读对阿波罗点了点头,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也先回日本神界,再会。”

  月读面上虽是平静无波,可是他心中已经疑窦丛生——东方,东方?为何他听到这个名字,身体竟然无法控制的意思颤抖?为何,他在箱庭的宿舍里,找到了自己的宝盒,里面放着的,居然是一白一紫两色各一束的头发,还有旁边一柄象牙玉梳?那一束黑色的长发是谁的?为何他的笔记本之上,除了开始的十几页之外,记载的全是那位东方的一言一行?!

  他想思考,可是他做不到,他潜意识里排斥思考这一切。

  心里的焦灼感几乎让他坐立难安,他必须要回去,回去理清一切思绪。

  月读带走须佐能开了头,神明就三三两两全散了,阿波罗轻笑,也是,现在各神界都是需要人手的。

  招徕了白色的飞马,阿波罗并不担心,普通的人类是没有办法看见他的,自然也看不见他的飞马,他也是想体验一下,第一次和妖精小姐见面,也是骑着飞马的愉快体验呢。

  阿波罗飞到半空,看着草薙家在眼中越变越小,伸手在裤子口袋中,再拿出来时,一块极其精致漂亮的百余静静的躺在手心。

  阿波罗看着百玉,扬起手一扔,百余划过一条优美的抛物线,落在了葱葱郁郁的树林之中,阿波罗看了一眼,终究还是骑着飞马远去了。

  留着没有任何意义,反而心烦不能自抑——明明他是喜欢着妖精小姐的,可是一旦握着那块百玉,就会觉得这份无比的感情也摇摇欲坠,不仅如此,还会对自己产生一种深深的厌恶之感。

  不详的玉佩,丢掉就好了。

  只是为什么,感觉心里空落落的?只是已经丢掉,想要找回来怕也是……

  森林深处,一地落叶渐渐而腐。

  突然一只白皙的手,丝毫不介意层层腐叶的脏乱,在某处摸索翻找,拧出了一块细腻滑凉的白玉玉佩,赫然是阿波罗刚刚丢掉的那一枚!

  洛基眼中情愫复杂的繁复,他不知道为何他要这么做。在天空看见阿波罗丢下一样东西,只是他的脑海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他,去吧,去吧那东西找回来,否则……

  看着白玉,洛基心中突然觉得悲伤无比,连忙将它收到衣袖之中,仿佛再看一眼,就会流泪一样,他不喜欢。

  只是捡回来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  托特成功的从华夏九龙那拿到了龙蛋的照拂的权利,其中经历过的艰难不表,三年时间瞬时而过,小小龙蛋终于孵化了出来,龙蛋里面婴儿的外表,让托特一见就觉得心里柔软的不行,

  雪白的皮肤,黑色的头发,跟东方一模一样。

  刚诞生的神婴并不能睁眼,身上虽有神力,但并不能照顾自己,因为是血脉融合创造出来的,生命力也不算强悍,但这并不妨碍托特带着他走遍原本东方曾走过、曾停留过的所有地方,只为了那渺不可及的希望,可以让东方重新聚灵。

  就这样忙碌又是十年。

  托特所追寻的事物不过是镜中月水中花,十年左右的时间,早已经足够托特走遍他所知道的东方的痕迹,然而他所聚齐的灵魂不足东方原本灵魂的万分之一,凭借这个,东方根本没有复生的机会。

  这并不影响托特的决心,不过才十年而已。

  当年为了神龙,东方还不是花了几百年的时间?他早就有觉悟,所以现在知道这个结果,托特也并不失望,但东方祈(negai)确跑累了,要求托特带他去人间玩。

  东方祈就是龙蛋里面孵出的小孩,托特为他赐名,是他名义上的老师。而且东方并没有把他是托特的孩子的事情传承给祈,传承给他的记忆,只包括了作为神的责任和义务,神界的发展史以及现况,还有东方得意的术法以及战斗领悟。

  当然那个现况,也只是东方陨落之前的现况。

  因为华夏原本没有神明系统,东方本人也极为重视血脉,所以对于东方祈的传承记忆的部分,东方还是非常用心的。

  神明虽说刚出生的时候就有传承记忆,但那个时候处在婴儿时期,也需要一个时间段去接受和消化那么几千年的记忆。

  所以传承记忆的方式也是很重要的,这基本决定了神明的后代,与神明自己的亲密程度。

  神明的亲子之间原本就是亲缘非常淡薄,东方是采取了虚影的方法,一点一点慢慢告知所有他认为作为华夏继承人所需要知道的东西。

  一直到小东方七岁的时候虚影才将所有的东西说完,小东方也因为这个,建立了对东方的感情。毕竟托特对他异常严格,原本应该作为严父的东方,却因为只是虚影所以根本不会生气,反而很温柔。

  这也是托特所希望的局面,东方的孩子,怎么能够不爱东方?所以他也会经常跟小东方说起东方的事情。

  对于复生东方这件事,小东方也乐意跟着托特奔波。

  但偶尔也有这种累了的时候,聚灵何其枯燥,托特不觉得有什么,但堪堪十三岁的小东方,再怎么也无法长时间忍受。

  这个时候他总会要求托特带着他去人间玩闹一番,托特也总是允许的,再怎么样,看着自己与挚爱的人的孩子,怎么可能不疼不爱?

  傍晚,公园。

  “克多西亚斯老师,我口渴了。你可以帮我去买果汁吗?”小东方往公园的长椅长一趟,对托特请求道,“我就在这里歇一会儿不会乱走,好吗?”

  对托特,小东方还是很尊敬的。

  在人类界,神明有着一种共识,那就是不会以神体出现,都是以人类的身份,小东方才十三,还是个小孩子,玩了一天自然会累。

  托特点了点头。

  小东方见托特走了,才从躺椅上一跃而起,朝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,眼里闪烁的是残酷的冷意——从刚才他就感觉到了,父亲的气息!

  克多西亚斯大人说过,他的父亲是意外陨落,是因为偷袭!但父亲的气息他不会认错,不知是哪个恶魔,是大胆还是无知呢,偷袭了父亲,还敢将从父亲身上偷得的伴生玉石戴在身上。

  既然这样,可不怪他东方祈不客气了。

  阿波罗一行九人,八位神明与当年的草薙结衣走在一起,沿河散步。

  当年约好还有见面的时候,但草薙结衣只是人类,寿命总是有限的,他们总不能让时间一直跳回从前,那样就影响了整个人类界的历史进程,是不行的。所以他们的处理方法是,找到草薙结衣的灵魂所在的人类,将在箱庭世界的记忆唤醒,于是,他们的人类朋友又回来了。

  突然草薙结衣看到前方一个孩子似乎晕倒了。

  草薙结衣看到了,神明自然也有看见的人,几人走上前去。

  这是一个小男孩,漆黑的头发剪着清爽的短发,皮肤白的……比巴德尔还白,两条剑眉非常英气。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——他们竟隐隐觉得这个小孩身上,有着一股熟悉的气息。

  这样的气息,几乎让他们窒息。

  草薙结衣扶起了小孩,拍了拍男孩的脸蛋,男孩缓缓的睁开眼睛,哈迪斯在看到男孩眼睛的一瞬间心房狠狠一窒——那是一双非常漂亮而且稀有的眼睛,双色眼睛。

  一只是闪烁的红,另外一只是奇异的黑。

  明明该是矛盾的颜色,组合在小男孩的脸上竟然神奇的合适。

  众位神明,只觉得自己脑中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牢而出了。

  男孩一睁眼,就掩饰不了那满目的杀气,直奔洛基而去。

  洛基早有准备,游刃有余的挡下了小男孩的攻击,饶有兴趣的挑眉,“哪里来的野孩子,真是不乖,同是神明,为何对我发动攻击?”

  小东方一击不中,急退站定,疑惑的看着洛基一行。没想到是神明……难道是他理解错了?那伴生玉石难道是父亲送出的?可是传承记忆中父亲明明带着,看样子也是丝毫没有送人的打算的?

  “我名东方祈,失礼之处还请见谅。”都是神明的话,要先互通姓名以示并无冒犯之意,小东方还是决定问上一番,“我有一疑,为何我父亲的伴生玉石会在贵君的身上?”

  洛基心头一跳,暗自按下糟乱的情绪,回道,“我名洛基,北欧火神。尊下的父亲是?”

  “华夏本源东方希!”小东方咬了咬唇,指着洛基道,“你不认识我父亲为何他的东西会在你手上?”

  洛基急切的从怀中掏出那块百玉,脑中因为某些片段的闪过而钝痛无比,但他还是没有失去冷静,举起白玉问小东方,“你说的是这个?没想到那位东方大人竟然有了后人,不过我虽听说过你父亲,但并无过多交集。”

  洛基无法否认的却是,他在听到那个名字的一瞬间,竟然觉得心中一痛,东方希三字犹如魔咒一般,在他脑中盘旋不去。

  旁边阿波罗、月读、巴德尔也因为那个名字,一瞬间也跟洛基一样,脸色血色褪尽,惨白惨白异常吓人。

  戴欧尼修斯、哈迪斯、托尔、须佐能比起他们几个情况要好一点,只觉得东方希这个名字,明明第一次听到,却无法抑制一种怀念和不舍感情的涌出。

  “你说谎!”小东方看着洛基,不等洛基反应,闭上眼睛神识锁定了东方的伴生白玉,双手开

  始复杂的结印,唤醒记忆的方法,父亲创造的方法,他早就学会了,自然一眼看出白玉上寄托着的思念。

  第一次神化的华丽惊艳……后来神化的荣华美丽……传送阵旁边的送别之情……一幕一幕白玉参与过的记忆,不断的在神明脑中回放,牵连不少的记忆一起苏醒。

  小东方的脸也越来越白,他没有想到,居然有记忆封印!原以为只解放白玉承载的记忆无需多少神力,但这里面的记忆明显在封印的记忆之内,解除封印他根本还没有那么高的能力,他要是神力耗尽会直接陷入沉睡的!

  小东方越来越急,神力也流逝的越来越快,他的额头也不断留下冷汗。

  草薙结衣也异常着急,此时八位神明,一个一个全都面黑如夜,冷汗如柱,明显异常痛苦。而造成这一切的小男孩,唇畔也被他自己咬出了血,摇摇欲坠随时可能晕倒!

  热锅上的蚂蚁,形容现在的状况真是异常贴切了。她当然不想坐以待毙,但她只是普通人类,根本无能无力!

  “小祈!”草薙结衣只听见一声大喊,一道人影飞身而来,草薙结衣喜出望外,“托特老师!”

  托特见到草薙结衣轻轻一愣,点过头招呼之后立刻将小东方从困境之中带了出来,小东方的情况也不算乐观了,神力透支异常虚弱。

  托特将小东方抱在怀里,一言不发拔腿就走,明显对他曾经的学生没有丝毫准备叙旧的打算——他现在心中乱的很!

  草薙结衣这时才反应过来,难怪她觉得那小男孩有种熟悉感,那双剑眉不就和托特老师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吗?可那孩子似乎说……东方老师才是他的父亲,而且看他施法的样子,与东方老师……

  草薙结衣连忙摇了摇头,托特已经大步流星走出了十几米远了。

  草薙结衣刚想叫住托特——这边这八位神明,都还没有脱离“危险”的样子啊!不能只顾自己儿子不是?!

  “托特老师!”有人就先叫住了他,草薙结衣看过去,是阿波罗。虽然还是一脸的痛苦,但他还是强撑着,托特停住了脚步,问出的话,差点让小东方流出泪来,“东方……希,他真的死了吗?”

  草薙结衣仿佛被雷劈了一般,僵立在一边。

  托特紧了紧拳,想反问阿波罗,这件事情,不是只有阿波罗,洛基,月读三人最是清楚吗?但他只是抿了抿唇,压抑了自己的迁怒。

  “没有完全恢复记忆的人,没有站在我面前说他的资格。”托特的话语冷冷的传出来,像冰锥一样砸进神明心中,“封印记忆是希的意思,如果你们没有承受这份记忆的勇气,不如自己再次封印了。没处理干净这件事,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。”

  要么封印了记忆,他会像对待普通神明一样对待他们;要么完全冲破封印,否则他们是以什么姿态来问东方的事情,让人作呕。

  托特抱着小东方离开,留下神明们默然无语。

  而托特,却想起了刚才的事情,心中只余下苦涩。他已经知道为何他全力聚灵也无法成功的原因了——诅咒,远远没有结束。

  脑中再次响起了那个清灵的声音,“托特,我没死全。再次醒过来,已经是一个……恶魔了哦。这样的我,要是在你和小十身边,总有一天,还是会死在所爱的人手上吧。”

  明明是充满笑意的话语,托特硬是听出了一种绝望来。

  承认自己和小祈是他心中所爱,却不能来相见,难道还不够绝望吗?所以东方不出现,只是以声音来传信,只是心疼他这么茫无目的又幸苦的聚灵吧?

  东方为什么会变成恶魔,他们的以后,他统统不关心,他现在,只想带着小祈,把东方找回来。

  神也好,恶魔也好,他的愿望只有一个,永远相伴就好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到这里这篇就完结了啊,撒花。

  对于东方为什么会变成恶魔的事情,和后续事情的发展,诸君自行想象~~~~也许作者会开这个的续集,到时候书名上会标注续集,想看的话,记得包养作者,这样就能第一时间知道啦。顺便一说,这边完了,那边,绿间家的娘口三三就会开始施工了,求眼熟!

  重磅推荐【我吃西红柿(番茄)新书】
更多

编辑推荐榜

1每天都有食材在教我怎...
2大码字哥传奇
资讯快递
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
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

1我的总裁大人 作者:唐一笙
我的总裁大人的简介:“不准抢我的爹地!地位!和鸡腿!”为救孤儿院...

2乱世傲妃 作者:浅笑淡夏
她本是将军之女,有个特别疼爱自己的将军爹爹,却在一场阴谋中,将军...

3穿越成神偷:霸气娘子 作者:离小蝶
要我堕胎?没门。带球成婚?可以考虑!这男人怎么那么欠抽?让本姑娘...

4因祸得夫 作者:不惊
三年来,她改头换面隐匿在他身后,忍辱负重,为他做尽一切只为让他爱...

5逆战傲世狂妃 作者:明妃子
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都市女强人,因为一段阴谋被自己失踪的亲哥哥给带入...

6淘个宝贝去种田 作者:依兰
银子,是万能的,没银子是万万不能的…。    樊雨琪眨巴着大眼,...

7爱的教育 作者:[意]德费敲灼跛?译夏丐尊
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    出版时间2009-10-0...

8做人不要太老实 作者:水中鱼
请不要把成功看得太神秘  关于成功的话题已经谈了很多,在这里我想...

9系统农场 作者:倔强的顽石
一事无成的叶南大学毕业以后,无奈返乡,回家时候遇见了改变他一生的...

10危情契约:恶魔缠上瘾 作者:西极冰
暗杀失败,她身陷囹圄。他救下她,只为那双让他怦然心动的紫眸,万般...